紫若_

全职/网近

【杜明个人向+微杜柔】一个假的七夕表白

你们要相信……这是无聊时脑洞的产物……烂尾预警,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杜柔,带江副队玩。
——————————————————
1
杜明决定在七夕节这天,向唐柔表白。

他缠着方明华问了很久的经验,突然发现对付普通姑娘的法子,在唐柔身上似乎不太行得通。

早就想到这一点的方明华同情地拍了拍杜明的肩膀,把他推给了江波涛。

“告白唐柔?”江波涛若有所思。

“是的!”杜明握紧了拳头。

“叶修退役之后,兴欣暂时处于补入新成员的过渡期和适应期。这时候去告白,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容易影响唐柔的状态,不如过段时间?”

“不!我相信她不会的!”杜明坚定地摇了摇头。

“好吧,其实我也觉得她不会,但是如果你被拒绝了……”江波涛小心翼翼地没有说完。

半分钟后,轮回队员们发现了蹲着角落里无语凝噎的杜明。

“咳咳咳。”江波涛咳嗽来表示无辜。

2
吴启:队长表示他很同情杜明,所以要求江副队你想办法帮助他表白。

江波涛:哦?

江波涛:吴启,你看着我的眼睛。

吴启:副,副队你别这样我我我我错了!嗷。
3
吴启的痒痒肉是全队都知道的秘密。

挠完吴启的江波涛还是很讲义气地戳了好几个人,要到了乔一帆的QQ号。

“给,加上。”

“乔一帆?为什么不是苏沐橙或者叶修?”

杜明遭到了轮回的全员鄙视。

“叶修那个心脏?”

“……如果你想让全联盟都知道你喜欢唐柔的话去找苏沐橙吧!”

杜明选择闭嘴,飞快地添加了乔一帆的QQ。

4
江波涛的电脑上。

一寸灰:前辈,听说你找我?

无浪:哦,我们队的杜明喜欢唐小姐,想找你了解一些情况。

一寸灰:[惊呆]

5
吴钩霜月:[笑脸]

一寸灰:前辈你好,找我有事吗?

吴钩霜月:听说你阵鬼玩得不错,想找你切磋两把。

一寸灰:???

正当乔一帆打算同意的时候,江波涛一个窗口抖动狂发过来
“不要同意啊!”

乔一帆手一抖,赶紧把写下的好啊删掉。

一寸灰:抱歉暂时没有时间呢……

吴钩霜月:唉,好吧。

杜明一副遗憾的口气。

“正题!正题呢!”杜明被身后的队员们按在椅子上狂扁,“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杜明好容易把他们都推开。“嘘——”他一脸严肃地说,“人生大事,待我徐徐图之。”

于是他就徐徐地打起了字。

“哒,哒,哒,哒。”

“靠你cos喻文州呢!”所有人都怒了。

杜明不为所动。一字一句。

“其实我想问一下,你们队的唐柔小姐喜欢些什么?吃的玩的用的都可以。”

“喜欢?荣耀吧。”

看到这个回答的杜明差点一口血喷屏幕上。

但是紧接着。

“至于东西什么的,唐柔姐大概不缺吧?”

杜明惊呆了。

不缺?什么意思?

他直勾勾地转过身,盯住了江波涛。

“额,那个,杜明,你有没有想过唐柔的身世?”

6
唐柔的身世,江波涛当然也不知道。但是联想几次见面和乔一帆这句话,瞬间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

杜明绝望了。

就这么……算了吧。

他的手颓然垂了下来。

7
就怕空气突然安静。
8
“不应该。”周泽楷说。

杜明抬头。“队长你…?”

“队长是说,真正的爱情,是不受身份的阻碍的。”江波涛翻译到,“你不应该放弃。”

杜明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些希望。

“其实杜明啊……”江波涛叹了口气,转过他的显示器。

“卧槽江副队我nen死你你让乔一帆把截图发给唐柔是几个意思!!!!”

9
滴滴滴

杜明的QQ突然响了。

弹出的对话窗,名字赫然是——

寒烟柔。

10
兴欣训练室。

“靠,轮回这小子居然打我们家柔柔的主意!”左边的陈果怒到。

“柔柔这么漂亮,技术又好,没人喜欢才奇怪呢!”右边的苏沐橙嗑着瓜子看戏。

罗辑,安文逸和乔一帆三个小年轻头碰头,肩并肩,后排吃瓜加围观。

而事件的主角唐柔,已经做出了第一句回复。

“抱歉。我觉得我们互相并不了解。不适合在一起。”

11

“那么可以给我一个让你了解我的机会吗!!!”杜明孤注一掷。

12

“好。”

13
“杜明,又在和唐柔打荣耀?”

“卖去兴欣当陪练得了!”

“嘿嘿嘿,我愿意。”

大家看着一脸傻笑的杜明,纷纷感慨这货没救了。

14
后来。

杜明和唐柔成了好朋友。

唐柔和别人结婚了。

杜明被邀请,去唐柔的婚礼。

“这真是,扎心了……”

当年目睹这一切的轮回队员们纷纷感慨。

“没什么。”杜明却是异常的平静。“深入了解之后,我和她都觉得我们不合适。”

“那……”

“祝福她喽!”

年少是青涩的爱恋。对于他们来说。这也许就是最好最成熟的结局。

15 
滴滴滴

吴钩霜月:一起打一把?

寒烟柔:好。

[完]

【肖戴】夏天的故事(2)

第三次重打……这一点剧情发展也没有……其实我写的是全职的读后感吧?
把雷霆的剧情又翻了一遍……找的好费劲啊,小伙伴们有肖队的出场整理么?
正文
******
(时间线接上文)
“唉,不知道为什么,队长走了之后总觉得这么没有安全感啊……”午休的时候,戴妍琦窝在房间里,对着和她同住的俱乐部主管张梓抱怨到。
“啊?”张梓笑了,“你们这些小女孩,总喜欢把安全感什么的挂在嘴上。怎么,肖时钦那小子,还有过什么英雄救美的事迹?”                                   
“这个,倒是没有……”
“那不就得了。”张梓显然看出了队里的状态不对,虽然他们早早就做好了肖时钦离开队里出现状况下滑的准备,但是目前的情况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失误没有爆发,训练没有打折扣,队员们的心情却陷入了一个彷徨无定的境地。
“网上不是都说什么没有谁离不了谁么?再说了,战队里本来就是人来人往的,肖时钦走了,就再补个刘皓进来。你看那张佳乐,那于锋,不都是么。你就是不太习惯,以后习惯了就好,别老给自己制造心理障碍。”   
“谢谢张梓姐。”戴妍琦应了一声,嘴上这 么说,心里却想到了更远的地方。
放眼整个联盟,雷霆说实话是一支相对低调的战队,除了肖时钦和他的角色生灵灭人气居高不下之外,没有全明星,没有个人能力特别突出的选手,没有话唠手残魔术师。肖时钦的战术加上团队配合,可能就是这支队伍唯一能给人留下印象的地方。
戴妍琦在成为雷霆的一员前,不是没有向往过那些冠军强队,以及斗神剑圣枪王这些响彻荣耀的名号。她曾以为雷霆会是她职业生涯的第一步,她来雷霆,有一天会走向更远的地方。可是后来她才渐渐明白,有些很有才华的选手为什么不愿意转战队,为什么他们要把战队称为自己的家。
战队是荣耀,它让你扬名让你成长。但战队于每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一路陪伴的战友。赛场上,输赢固然决定一切,但是在她心里,短短一赛季中用时间和磨合换来的默契,已经成为她继续走下去的永远动力。
3月28日 晴
正式队员の第一天,遇上了尴尬的事。。
4月1日 阴
她却在这一页画了一个大大的太阳。

(戴妍琦初到雷霆的时候)
戴妍琦有些手忙脚乱地完成了今天的训练。天色已晚,训练室里的人也走光了。“训练营的水准还是和职业有差距啊!”她一边想着自己的进度哪里慢了,一边走到门口,顺手关了训练室的灯。
“啊——”戴妍琦惊恐地发现,训练室里,赫然还有一台电脑幽幽地亮着光,而电脑前的,正是队长肖时钦。
“怎么了?”肖时钦动作敏捷地站起身,摘下了耳机。他手边的笔不小心滚落在地上,发出“啪嗒”一声。
戴妍琦此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她总不能告诉队长她不小心把他彻底无视了一把。然后想象中的肖时钦就冷冷地勾起嘴角,邪魅一笑说“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戴妍琦想到这里赶紧猛摇头。肖时钦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他身后的墙壁,“怎么…难道有蟑螂?小戴你先别怕,开了灯我找到它踩死就是了。”
肖时钦心里是茫然的。但是面对一个惊恐的女队员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可能。经验来自他表姐。
“不,没事!真的真的。”面对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队长,戴妍琦莫名的紧张。她飞快地开了灯,大叫一声“真的没有蟑螂队长你不要找了!”又飞快地逃了出去。关上门。
然后她就看到了门口搭着毛巾抱着脸盆,貌似在憋笑的方学才。
“哈,哈哈哈哈。”方学才看到戴妍琦,才笑了两声。戴妍琦的脸色却严肃了起来。
“方副队,队长是怎么把他的手残隐瞒这么久的?他居然做得比!我!还!慢!”
“啊?哈,他可不是手残。这个时间他多半是在抱着比赛视频死抠呢。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成为战术大师的?”方学才耸耸肩“小戴你这是被他悄没声的吓到了吧?”
“副队你这话充分暴露出你也被吓到过!”
“额……小戴你看啊,队长坐那儿一下午动也不动,连饭都不吃。咱们的座位又在他对面,正常人肯定是会大意一下的啊,对吧。”
“不吃饭什么的啊……”戴妍琦忽然意识到了是哪里不对。就是因为晚饭时间大家都站起来去吃饭,而肖时钦那块没动静,她才会以为那里没人的吧?
晚饭么……

【肖戴】夏天的故事(1)

有时候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文风,唠唠叨叨啰里啰嗦。尤其是看到优秀的同人的时候,内心就只有一片,啊啊啊我这写的到底是什么啊!改改改!
这真的是历史上改的次数最多的一篇了……望食用愉快~
*****
“队长,怎么样,在嘉世还习惯么?”
“恩,挺好的。”
“队长你不知道,你才不在一天,连方副队训练的时候都失误啦。”
打下这行字,删去。
“队长今天俱乐部闷闷的,好无聊……”
打好,又删掉。
“队长今天食堂有你喜欢的水煮肉片,然而你吃不到了哈哈。” 
再删掉。
戴妍琦的手停在了键盘上。
这是肖时钦离开雷霆的第一天。

“小戴,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别哭好么。队长的实力,本就该有一个比我们都好的未来,我们要尊重他的选择。”在知道肖时钦要离开的消息的,方学才这么对她说。
于是戴妍琦就抱着这句话面对了一拨又一 拨的记者,又带着这句话和肖时钦告别。
俱乐部的后门,祝福的话早已说尽。
出租车的车门关上,载着肖时钦驶向机场。
“队长再见啦!加油,看好你,一年后咱们比赛的时候见!到时候把你打趴下哦!”
戴妍琦冲着远去的出租车喊,她身边的方学才和程泰都笑了,但是他们两个的目光却没有离开戴妍琦。几个主管已经先行往俱乐部里走去,戴妍琦却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出租车远去的方向,良久,捂住了眼睛。
再回头,就对上了队友们有些担忧的目光。
“会习惯的。”方学才拍了拍她的肩膀。
“谢谢……我没事啦。”戴妍琦用力揉了揉眼睛,冲队友们笑了一下。“走吧。回去吧。”
方学才知道,对于肖时钦的离开,戴妍琦这个第八赛季才出道的选手,心里有着最多的不解和留恋,但是她也一直什么都没说。这种事情,她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懂。

肖时钦看到对面久久没再说话,打了个小小的“?”
“啊啊啊居然走神了?队长,那个嘉世的孙翔是不是特别自大又臭屁啊?”戴妍琦还是发上了自己最不想说的那句话。
“没有啊。他在操作方面意识很好,就是缺少磨砺。所以显得有些傲气。”
“他要是欺负你了队长你就告诉我,我来给你出气!”
“哦?他倒是给我起了个外号。”   
“外号?什么外号。让我猜猜,消失钦?等等我的输入法已经告诉我了,小事情小事情对不对?”
“这都被你猜中了?”肖时钦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微笑。
“恩,孙翔翔真有才!”戴妍琦马上截过来一张图,她已经把肖时钦的备注改成了“小事情”
肖时钦扶额。
“已经十点多了诶?”戴妍琦跟过来一个“瞪大眼吸鼻涕”的表情“队长你到了嘉世是要开启夜生活了么?”
“多练了会儿,想尽快熟悉一下这里。”肖时钦脑海里飘过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乱七八糟的事情,不禁叹了口气。
“那我就先睡了,明早起不来是要被骂的 !队长88~”
戴妍琦的金鱼头像迅速灰暗了下去。
少女的语声仿佛就在他的耳畔,而他也仿佛会在明早起床,去监督雷霆的队员们训练。但那已经不可能了。
肖时钦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脑亮着白光。他忽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回到了多年前自己初次离开家,刚刚在雷霆转全日制训练的那个时候。但他又无比清醒和冷静。他已经不再是一个青涩的少年。他来嘉世,永远只有一个目标。
季后赛。冠军。
就如张佳乐离开百花,于锋离开蓝雨,也许心中都有过愧疚。但是在这条荣耀之路上,他们只能不断向前。
*****
会有后续的,因为我其实是想给两个人发糖?O_o

【喻黄】圣诞节

刚刚入坑全职也不太会玩LOFTER,但是真的很喜欢喻黄。
所以写个小甜文来表达一下喜爱吧。
PS:此处的喻黄不代表攻受

圣诞节
黄少天手里拿了杯九珍,一个人在广场上晃荡,广场的中心架着一颗很大的圣诞树,到处都挂着红色绿色的装饰品,彩带,气球,还有人装扮成圣诞老人向人们兜售棒糖。周围隐隐约约响着Merry Christmas的歌声。
九珍已经见底了,只剩下半杯冰块,黄少天又吸了两口,却没舍得扔掉。
圣诞节这天全队放假,除了要回家的喻文州,蓝雨的其他队员们中午约着去吃了顿饭,下午又一起看了场电影。结果看完电影卢瀚文先被父母一个电话叫走了,其他几个对逛街没兴趣的大老爷们也纷纷表示上街太累,想回家窝着。于是就剩黄少天一个人裹着围巾戴着帽子,把玩具店零食店鞋店还有书店全部逛了一遍,虽然什么也没买,但是心里还是一本满足。最后去肯德基扫荡了一通吃的之后,再回到这个广场,圣诞树上的彩灯已经亮起来了。
偶尔享受了半天一个人的乐趣,黄少天忽然想偶遇个认识的人,毕竟一天下来有趣的事也不少,找个人吐槽一会儿多好啊,那几个宅男窝在家里有什么好,小卢也还真是小孩子啊爸妈一叫就回去不然下午和他玩也不错……
黄少天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热热闹闹,成双成对,像他这样单着的他根一个也没见着。他想了想,干脆摸出手机,两秒接通了一个电话。

正在收拾碗筷的喻文州,忽然听到手机响了。
“队长你吃了晚饭没有,吃了就出来找我呗咱们一起逛一逛,离十点回俱乐部还好几个小时呢,你一个人在家待一天肯定闷死了,今天圣诞节外面特有趣,广场这边还有好几个小摊呢可以射击可以套圈,郑轩他们几个都回家去了我快无聊死了队长队长你来么?”
喻文州笑了笑,一边擦着桌子一边回答到“等我洗完碗过去可以么?少天你在哪里?”
挂了电话,母亲的询问声已经到了。
“文州,是不是有小姑娘约你出去啊?”
“不是,是少天。”
“喔……那你赶紧去吧,不用洗碗了放着吧,少天等久了会不高兴的。”
“没事。好不容易回趟家,做点事是应该的。少天也知道,不会不高兴的。”

喻文州明白,母亲的询问并非窥探自己的隐私,以他的性格,在整个荣耀圈的人缘不可谓不好,但正是因为这样,他反倒没有几个特别知心的朋友,唯一说得上的就只有黄少天了。母亲对这一点总是很担心,下午聊天的时候也和他表达过要多交几个朋友,如果可以早点找个女朋友的想法,不过……自己干嘛要想那么多?
他已经有了最好的伙伴。
回俱乐部要带的东西他早已收拾在一个纸袋子里,坚持洗完碗后,他就被推出了家门。“下次找时间回来!”  
 
外面飘着零星的雪花,可是喻文州身上带着家里的温暖,丝毫不觉得寒冷。他远远看见了那个穿着他熟悉的外套,戴着他熟悉的围巾站在一个套圈摊前的身影。微微一笑,走了过去。
“少天。”
黄少天刚刚甩出去一个圈,恰好套在了一辆玩具汽车上。他欢呼一声,回头对喻文州灿烂一笑“队长!”

end
恩……没头没尾的,大概不会有后续了吧?

【网近】阴阳师小段子

“求大佬带魂十”

“勾协互换”

“开四星麒麟了准备上车”

……

很快,四个小时就过去了。

剑鬼最后看了眼下次放结界卡的时间,下了线。

QQ上,御天神鸣和战无伤正在传授一个刚入寮的新人如何在结界看妖刀小姐姐的胖次,还有一小撮人讨论雪女的迷之命中。这个时候刚到零点,时不时有抽卡大队发一个“卧槽还是九命猫”“离月见黑又更近一步了这个十一连我给满分。”

没错,这个游戏里还是那个叫非常逆天的阴阳寮,牢牢占据了xxx区的排位第一。群里依旧汇聚了一群斗技2000分以上的大佬。

然而,在一堆60级,最次也是四十五六级的阴阳寮名单中,有一个特立独行的账号。

千里一醉,16级,上线时间,五天前。

剑鬼苦笑了一下。

记得当时要拉顾飞一起肝游戏的时候,御天神鸣和战无伤都双手赞成,终于有了一个可以压顾飞一头的地方,游戏里他的功夫可占不到便宜。

佑哥表示没意见,韩家公子则好心地建议“我们可以当阴阳寮的人数上线是99个人。”

于是顾飞就在几个人的威逼利诱下下载了游戏。

顾飞:咦,我抽了个雪女,好像还不错啊

佑哥:千里,每个新人第一发都是三星雪女。

顾飞:哦

顾飞开始偶尔上线,打打怪蹭蹭结界卡升升级,经常蹭到一个精英团里某人的五星或六星太鼓,经验就涨得哗哗的。

然而有一天,当佑哥怀疑顾飞要成为一个压级大佬的时候……

千里一醉的结界。

晴明(13)

三星满级雪女

两星满级九命猫

两星满级童女

两星满级红屁股

两星满级雨女

两星满级铁鼠

佑哥:……千里,式神是可以升星的……

顾飞:升星?什么?

佑哥:千里你说实话,新手那几个任务你是不是都没做。

顾飞:新手任务?在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佑哥:……看到庭院里的小白头上的问号了么?

一天后,佑哥就发现了一只三星九命猫。

佑哥:……千里,新人送的十张蓝票你抽了么?别告诉我你一个sr也没抽到!

顾飞:哦,我忘了。(佑哥一口血喷出来)现在去抽一下

佑哥:记得给我们直播哈 。

五分钟后。

非常逆天玩家群

顾飞:这个似乎比雪女好一点。

顾飞:[图片]

然后所有在线的人都惊呆了。

四星茨木!!!!

———————————————————————————
灵感来源于黄小才

【网近】

存稿
一个网近的阴阳师小段子
一个飘御段子
还有新坑的续。
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可以说一下哈。

【网近】续

在学校学形神拳开出的脑洞。
原作向续写。
原创人物,性别女。但是不是主角没想好
无cp。无玛丽苏金手指。
有存稿……一般都是先写到纸上再打上来。

网近博爱党,顾韩顾叶弦飞双鬼顾all通吃。并不介意拆逆cp,只要不故意搞事的言论都能接受。

第一次玩LOFTER有点紧张,毕竟好多年没有发过文了,而且我的文里经常出现bug……尽力避免吧。

顾飞这边话还没说完呢。那边无誓之剑的消息就响上了。“千里兄弟,xxxxxxxxxx”又是那堆套交情的老话。顾飞想了想暂时关闭了消息。那边御天神鸣已经扑过来了“千里,你再不回来那些给游戏公司的建议都要发霉了!你家到底买没买游戏公司啊!”


“小屁孩边去。”战无伤一把拎走了御天神鸣,搓手嘿嘿笑到“千里,要不要把重生紫晶的妹子们约来和你聚一聚啊她们问打听过好几次你的消息了……”


顾飞没说话,手里的暗夜流光剑往上一挑,战无伤马上闭了嘴。


顾飞的目光越过他,投向佑哥,剑鬼与韩家公子。剑鬼什么也没说,微微笑了一笑,韩家公子开口了“既然没事儿了,还不赶紧去包厢里坐着。杵这儿干嘛呢?”


“诶?纵横四海的人不来了么?我还没打过瘾啊!”


“靠,你还真是个PK狂!”韩家公子鄙视到。


五个人中比如战无伤比如御天神鸣,见到顾飞后不免有些眼睛酸酸的,可是他们谁也不好意思像个小姑娘一样煽情,于是搅合搅合就过去了。此时六个人进了包厢,小雷的酒也端上来,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干瞪眼,好几次似乎都是欲言又止。


“咳咳。”还是情报专家佑哥放下酒杯,先开口了。“千里,你一个多月没上游戏,要不要先提升一下等级?现在的全民等级大概4849,我们几个都49级了,诸如细腰舞一类的剽悍玩家已经突破了50级大关……”


“啊?哦……”顾飞刚刚从消息的狂轰滥炸中爬出来,此时明显松了口气。可是没等他回答,御天神鸣就抢过了话头“千里都有游戏公司给他开的新区了,打的怪都是一串一串的功夫高手,换你你有兴趣回来游戏里练级啊。”


“靠。”几个人一起怒视御天神鸣,御天神鸣赶紧往角落里缩了缩。


大家心里都明白顾飞这次回来是溜溜还是打算留下还是个未知数,但是谁都没想这么快说破,看御天神鸣明显沉不住气,剑鬼就干脆替大家问了“千里,你还会像以前一样上游戏么。”


“大概会吧。”听到顾飞这口气,几个人的心又是一沉,顾飞接着说到“刷刷通缉任务什么的呀……”


五个人一起严肃的摇头。


“千里,各大行会都把‘千里一醉在线时不许PK,有PK值的自首’这一条列为行规了。云端城现在估计是所有主城里最和平的了。”佑哥补充。


“不会吧,我走了一个月还这样?”顾飞郁闷,不过他也的确可以想象出那个无比熟悉的情景。


佑哥默默点头。


“要不千里你再搞个什么练级效率法?”御天神鸣建议。


“那东西已经玩过一次,没什么意思了。况且游戏公司上次的态度那么明显,千里如果想直接被删号可以试一试”韩家公子翻了个白眼。


“千里你带行会任务呢?”剑鬼也忍不住问。


“呃……这个。我觉得有点难度。”


几个人沉默。难道顾飞回到游戏就真没什么意义了么?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


难道纵横四海的人又回来了?


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这时,酒馆的门帘一掀,一个红衣女盗贼飞似的冲了进来。“好啊你小子玩消失是不是?再不上线老娘就出钱人肉你了!”


门外也适时地传出了“醉哥!”之类的喊声,明显是花丛男们来了。


“他们怎么这么快知道你的坐标的?”韩家公子在频道里问。


“他们的消息我接不过来,就干脆都叫来了。”顾飞回答。


说话间,一拨一拨的人涌了进来,不只顾飞的朋友,刚才在酒馆外注意到这边动静的人,听说云端城的杀神忽然出现了,呼朋引伴地把自己兄弟们都叫了来。群众围观的热情是恐怖的,小小的包间有要撑破的趋势,韩家公子这类力量小的人物被挤得脸色发青,只能死死攥着手中的酒杯,连战无伤都好不了多少。


“出去出去!到外边说!”顾飞好不容易才喊了出来。


情况依旧没有改善,直到抓狂的细腰舞亮了刀子,火球搬了一张桌子过了,顾飞才站在上面,简略地讲了讲自己是干什么去了。


“没了?”众人到最后,一愣。


“恩,没了。”


(待续)

先发出来看看……